顾辞er_

……

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系列[。]

※垃圾文笔

※内含cp羽神(已交往),路白,雪光,哈团

※ooc

※描写垃圾,剧情乱套




        自从阿神从国外回来便一直觉得小白和路的关系怪怪的,虽然路是他们的邻居,但小白未免也太黏路了吧。当然阿神也去问过羽毛,但羽毛却支支吾吾地说他们没什么关系。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阿神肯定自己的想法。


        小白最近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盯着,背后毛毛的。“路,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有人跟踪我们?”小白喝着路递给他的奶茶问道。“不是好像哦,是有人在跟踪我们呢~”路摸着小白软软的发顶答道。小白蹭了蹭路的手:“谁啊?我们认识的吗?”路看到小白的动作,嘴角一勾:“嗯,是谁嘛就要你自己猜哦,提示一下是你最熟悉的人呢。”“熟悉的人?嗯……阿神?”小白也就只能想到自己的欧尼酱会这样便答。路亲了一下小白的白嫩的脸颊:“猜对了呢。”小白被路突然的亲昵弄得耳朵和脸颊红红的。


       不远处的阿神看到两人的举动漂亮的眉毛不禁皱了起来:“啧,路果然和小白是那种关系……”阿神自言自语道。看着小白和路在一起,阿神虽然生气,但也没办法,一抹多和路在一起挺开心的,诶,养了那么久的一抹多居然被路那个腹黑家伙抢走了。阿神自觉既然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便没有跟踪下去。


         第二天,羽毛和阿神照常一起去教室,路上碰到了路和小白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路和小白见阿神如平常一般便没有拆穿阿神跟踪他们的的事。阿神看着两人盯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便清咳了几声,两人才收回目光。


         放学后阿神羽毛与几位好友一起去打篮球,碰巧遇到路白便拉上一起。男孩子们在篮球场上展现球技,再加上打球的那群男孩子们的颜值也非常耐看,便逐渐吸引出人群,女孩子们看着帅气的学长学弟在篮球场挥洒汗水,不禁的欢叫起来。打球的男孩子们不包括小白,人儿乖乖地坐在第一排看着他们打篮球,看到入迷了却发现身旁站了个女孩子。


         那女孩子长点比较俊俏,手里还拿封蓝色的信封和一盒巧克力,女孩子耳朵红了,看着小白白嫩的脸蛋结巴道:“小白学弟……我,我喜欢你!”说完便把巧克力和信封递给小白。小白被这位比自己高小半个脑袋的女孩子的表白表示一脸懵:“诶?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啊……”女生听了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拉起小白的手,道:“没事,只有你还没对象我就有机会。”小白想挣开她的手,却发现那女生的手劲太大自己挣不开,眼角开始有点红红的:“你,你放开我……我有对象了……”女生还是没放开小白。不远处的羽毛喝水时发现观众席的小白被人缠着,便去叫路去看看。


         路小跑到观众席时,小白正被一个女生拉着手腕,小白似乎想挣扎开,却没办法。路上前把两人分开,他把小白拉到怀里,小白带着一丝哭腔:“路……”路看着小白好好的眼角和被拉的有条红痕的手腕,看了一眼女生但并没有没有说话。正是路的沉默让女生觉得后背凉凉的,但即使这样女生还是看着小白没有离开。路看到女生的目光还在小白身上便道:“还没看够嗯?”女生听了赶紧收回目光然后迅速撤离(?)。


          阿神他们打完球也走了过来,阿神看到路怀里的小白眼角红红的,问道:“小白哭过?”“路,那女生被你吓跑了?”羽毛看了看四周,发现那女生不见了便道。路揉了揉小白软软的发顶,答道:“哭过,嗯,跑了。”小光看着尴尬的气氛赶紧凑上来:“那个,今晚去KTV吧,庆祝一下阿神回来。”阿神拍了一下小光的脑袋:“刚回来时你不庆祝,现在才庆祝?”后者被拍了脑袋疼得用可爱的女孩子声线发出了“嗷”的一声。


          最后一群人还是去KTV——玩真心话大冒险。


           小光刚提出这个意见时,阿神小白两兄妹心里是拒绝的,但无奈其他人都同意了便也同意了。


          小光转动酒瓶,酒瓶转了几圈停下了,瓶口指着小白而瓶底指着羽毛。小白:“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真心话。”“唔……你的初吻什么时候没了?”“哇~小白一上来就问这种问题啊~”小光戏谑道。“咳……初吻在初中是没了。”羽毛回答时耳朵红了。 小光本来还想问更多的,但阿神看透了他的表情,瞪了一眼小光,小光感受到善意的目光,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


          这次转瓶的人是上一次的被惩罚者,羽毛转动着酒瓶,众人盯着酒瓶直到它停下。这次瓶口指向路,瓶底指向了小光。众人:“哟,最想搞事那位要被惩罚了呢~”路清咳了一声:“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大冒险吧。”小光心想自己也没什么事不能做的便说大冒险。路轻笑了声道:“嗯,那就穿洛丽塔用伪音对在场的随便一个人表白吧。”小光听到要穿女装便有点抗拒,怎么回事啊自己带的女装怎么自己穿了?!路看到小光的脸色略微的苍白:“嗯?我记得你有带女装的啊?怎么还不去换?”小光没辙,只能拿起女装去卫生间换。小光出来时脸色潮红,双手抓着裙子的下摆,众人看到小光这个样子开玩笑道:“啧啧啧,小光居然脸红了。快快快,伪音表白吧。”小光瞟了一眼雪兔那个方向,低着头走了过去。小光走到雪兔面前,用甜软的萝莉音对雪兔说:“那个...雪兔,我喜欢你。”雪兔看着眼前脸色依旧红的滴血的人,笑了一声把小光拉到自己旁边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小光听了脸更红了。阿神看到小光和雪兔默默地给路竖起大拇指。


……


          最后一局,瓶口指向阿神,瓶底指向团团。阿神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团团毫不犹豫的答了真心话。阿神:“嗯...团团和哈记你们谁先表白的?”团团愣了一会,然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开始变红,他吞吞吐吐道:“他先表白的。”众人哇了一声便没什么反应了。


         该聚的聚了,该玩的玩了,众人也该各自离场各回各家了,雪兔和小光离开时,雪兔小声地跟路说了声谢谢。羽神路白四个一起回家,路上,路牵着小白的手对阿神说:“我和小白在一起了,希望你可以祝福我们。”羽毛牵着阿神的手,阿神:“嗯。你可不能欺负我的一抹多,不然我知道了就把小白带走。”路笑道:“当然不会。”









完结了……算是烂尾了吧。

取名废不会取标题名

*cp羽神向*

*巨ooc*

*不要上升本人*

*文笔差*

*描写垃圾,剧情乱套*

      

      在寂静黑夜里的城市,显得格外安静,街上暖黄色灯光的路灯照着黑暗的街道,行人在街道上走着,说着,还有一些小孩在人群中玩闹着。男生把银发掩盖在兜帽里,但他那令人害怕的镶着血红宝石般的眼睛还是让他被路人注意。男生似乎早已习惯了,面对他人各种各样的目光只是戴上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过上天似乎看不惯男生对生活的无所谓,而让另一位男生闯进他的生活。

      

    男生走到一条旧街里,就听到不远处巷子有人求救的声音。男生走过去却看到一群小混混在欺负一位黄发男生,本来男生并不想管,但好巧不巧被其中一个小混混看到了,那些小混混便把目标转向为他。

         

     经过一番惨不忍睹的画面后,男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看着地上被他打倒的小混混们,其中有一个还站的起来的恶狠狠地对男生说:“你……你给我等着,我迟早弄死你!”狠话放出了,却被男生一个眼神吓的仓皇而逃。

         

     男生注意到角落的黄发男生抱着脑袋像是在哭泣,就走了过去。果然,走了过去就听到黄发男生的小声啜泣,他蹲下身子摸了摸黄发男生的脑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陌生人就这么亲密bushi?)安慰道:“别哭了,我把他们赶跑了。”黄发男生听到那温柔的男声,抬起头,用那镶着琥珀般瞳孔的眼睛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银发(兜帽掉了)男生,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帮我?”男生伸手把黄发男生拉了起来,戴上兜帽,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帮你,他们正好惹到我了而已。”男生看着黄发男生听到自己的回答好像露出了一丝失望(?):“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那些人为什么打你?”听到男生的问题,黄发男生低下头,小声地回答:“我……我没有家。那些人让我给他们钱,可,可是我没有钱,他们就打我……”男生注意到黄发男生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和小腿都有几道伤痕,还有那本应该白嫩清秀的脸蛋被灰尘弄得脏兮兮的,可能是因为哭过而泪痕在脏兮兮的脸上特别的明显。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人想保护起来呢。

    

  “跟我回家。”男生说。

      

  “诶?”黄发男生有点惊讶。

    

  “我说,跟我回家。”男生以为黄发男生没有听清就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明明我们只是陌生人啊。”黄发男生问。

     

   “跟我回家,就不是陌生人了。而且我会保护你的。”男生解释道。

     

    “真的?你不会嫌弃我?”黄发男生问道。

      

    “真的,你要是答应的话就牵住我的手。”说完男生便把手向黄发男生伸出。黄发男生看着男生伸出的手,轻轻地牵住他的手后就紧握着,仿佛是害怕下一秒对方就会反悔。男生看到对面黄发的人儿的小举动,浅笑着:“我是羽毛,余生多指教咯。”“阿神……请多指教……”男生吞吞吐吐地回答。

       

      一年里的冬季也降临了这个城市,白雪掩盖了城市的每一处,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羽毛带着阿神到城市中心的公园散步。散了一会步,阿神便嚷嚷着要喝奶茶,羽毛无奈,最好让阿神坐在藤椅,然后自己去给他买奶茶。

         

       等到羽毛回来时,只看见藤椅上只留下一条黄色的围巾,人却不知去了哪儿。忽然,羽毛被雪球砸中,羽毛看向雪球扔来的方向,发现阿神正和一群孩子在玩雪。羽毛拿起藤椅上的手套围巾向阿神的方向走去,和孩子们玩的阿神好像也看到了羽毛正向自己走来,就匆匆地小跑过去整个人扑向羽毛,羽毛似乎也习惯了阿神的这样举动,稳稳地抱住了阿神,虽然阿神玩得很开心,但羽毛还是因为他为了玩雪就解下围巾的举动生气了:“齁唷,你是傻瓜吗?!出门又没戴手套玩雪干嘛呀?把手冻伤怎么办?还有为什么要解下围巾?感冒了怎么办?”阿神听了羽毛因为生气而有点颤音的关心,不但没撒开羽毛,反而傻笑着用被冻得通红的双手去摸羽毛的脸“Surprise!”羽毛被突然而来如冰块放在脸上般的触感吓到差点把阿神丢在被白雪覆盖的地面上:“嘶,你给我下来,几岁了还玩这个。”阿神从羽毛身上下来了,羽毛就把奶茶递给他,阿神拿着奶茶笑得像个孩子似的。羽毛无奈,只好给这个心智就像只有三岁的大孩子戴上围巾,然后把他没拿东西的右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回家了,傻子。”

       孩子们就这样看着刚刚还陪他们玩的黄发哥哥被银发哥哥拐走了(bushi)。

           

     “羽毛你真好。”

         

      “……”

          

。  “超喜欢你的。”

          

     “闭嘴。”


没了。语文真的很烂。

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系列④

※垃圾文笔

※cp羽神(已交往),路白

※ooc

※描写垃圾,剧情很乱

(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

正文:

      经过一个星期的观察,小白发现自己的两位哥哥越来越不对劲,总是做些亲密的举动——难道羽毛哥哥表白成功了?虽然说他并不反感反而还是他们的cp粉粉头,但……能不能别无视我然后在我面前亲?!还**是拉丝的!我不是你们可爱的一抹多了吗?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啊!但是好棒哦,我粉的cp发糖了啊啊啊(真香)。小白默默地在心里吐槽。

     

     羽毛和阿神也发现了小白最近的反常,阿神摊在羽毛身上,懒懒地说:“羽毛,小白最近是不是怪怪的?他总是看着我们傻笑诶。嘶,那眼神好像要把我们盯出一个洞来。”羽毛听了阿神的话,想起收拾屋子时,在小白房间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和阿神的本子,他摸了摸阿神的头,浅笑道“说不定是因为我们在一起了所以他很开心吧。”“啊?真的吗?可是觉得他最近有什么事都不找我们了啊,这种感觉就像从小就黏人的一抹多突然长大了,什么事都自己扛着。”阿神怏怏道。“好啦,你就别担心了,小白身边不是还有路么,小白有事会找路的。”羽毛安慰阿神道。阿神蹭了蹭羽毛,奶凶奶凶(?)地说:“哼,要是路或者其他人伤害到小白,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羽毛听了,只是浅笑着摸摸阿神的脑袋。

   

      这时,课余时间正在散步的路白两位同学同时打了喷嚏,而路还觉得身后毛毛的。小白摸了摸鼻子,嘟囔道:“齁唷,谁说我坏话啊。”路听了小白的话,摸了摸他的头:“好啦,可能是冷到了吧,现在有点风呢,我们回去吧。”小白点点头,便牵着路的手和他走回教室。路看着小白牵着自己手的小手,嘴角不禁地上扬了。

   

    “阿神!”一个属于女孩子的软糯清甜的声音喊着阿神,阿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扑了个满怀。“齁唷,小光别闹了,再说……”阿神看清楚怀里人的样子说道,但谁知往羽毛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发现羽毛那看着小光的眼神,简直可以杀人了,就转口说道“羽毛还在呢……”小光也知道他俩的情况,乖乖地撒手了,转头一看却被羽毛的眼神吓到了,他用甜糯的女声说道:“羽毛别这么凶嘛,不就开开玩笑嘛。”阿神安抚着羽毛:“好啦好啦,小光也是开玩笑的。”看到这情景小光捂着眼睛念咒“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阿神看着小光的反应,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好啦,把手放下。诶对了,小光你怎么来了?”小光把手放下,尴尬道:“啊哈哈,这不是听说阿神你回来了嘛……”“听说阿神回来了,然后来开玩笑?”“哈哈……羽毛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呛人啊……”阿神听到羽毛说这样的话略微尴尬地说。羽毛笑(?)道:“有吗?我一直都很和善啊~”小光看着羽毛核善的笑容,心想不妙,便道:“哈哈……那个,我先走了哈哈……”

      

      小光走后,羽毛从后面抱住阿神,他把头埋在阿神的后颈,闷闷道:“我吃醋了。”羽毛的头发蹭的阿神后颈皮肤痒痒的:“别闹啦,小光只是我们的朋友。”羽毛突然咬住阿神的耳朵“没闹。我真的吃醋了。”阿神被突如其来的湿润感吓到了,他的脸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红:“羽毛……你,你在干嘛……”羽毛让阿神正脸对着自己:“阿神,能不能别让除我的人和你亲密接触……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看到你和别人亲密接触,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阿神如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羽毛的嘴唇,他露出暖暖的笑容:“我知道啦,羽毛。以后我就属于你一人的,你也也只属于我一人的。”阿神说完便被羽毛吻住了嘴唇。

     

       他们是对方的所有物。

       

       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语文差的人描写是真的垃圾(吐血)我期末考试考得很烂QAQ,期中级前五的期末退了起码十几名QAQ,我真的很烂呜呜呜

短文

※文笔差

※cp羽神(交往了?)

※ooc

啦啦啦,失眠又来找你啦,啦啦啦(f**k)

正文:

      啊,又失眠了呢。阿神想着,他在床上怎么翻来覆去也睡不着。阿神最近心情糟糟的……但那个人在的话,阿神似乎能安心点。

      阿神拿起电话打给那个人“……喂,羽毛……”“嗯……怎么了,阿神。”电话对面的人似乎很累,慵懒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疲惫的感觉。阿神犹豫了下,吸了一口气说“那个……能请你过来一下么……我,我……”羽毛似乎察觉了什么,说了一句他马上过来便挂了电话。

      阿神走到客厅乖乖地坐在沙发等羽毛过来。十分钟后,阿神家的门铃响了,阿神急匆匆地小跑去开门。

      羽毛开门便看到面前金发的人儿靠在门旁小喘,他浅笑了一声,摸摸人儿的脑袋,说:“就这么着急想见到我嗯?”说完这话后,羽毛见阿神耳尖红红的也不说话,便把人儿拥进怀里。羽毛把脸埋在阿神的后颈,闻着人儿身上浓浓的牛奶沐浴乳的味道。

       阿神被羽毛呼出的热气弄的后颈痒痒的,脸和耳尖也更红了。他闷着声音略微撒娇地说:“羽毛,我们同居吧。”阿神说完这句话时感觉到抱他的人愣了一下,但随后他便听到了那人的回答

    “当然要同居啦,不然我的男朋友找我陪他不就又得跑一趟呢,而且他那么的可爱,我也不想离开他。”

      “齁唷!羽毛,你欠揍!”

小段子

※cp羽神

※文笔差不喜勿入

※刀子预警

※脑洞来自分手那期视频

※请勿代入真人

   

    距羽毛和阿神分手后已经过了两年。

 

    一天阿神出门散心撞见羽毛,他旁边还有一个紫色头发异瞳的男生。他是羽毛新的恋人吧,他们看起来很开心呢。阿神这样想着。

 

     想起以前和羽毛在一起美好回忆的阿神看着现在羽毛和新恋人这么高兴,心隐隐作痛。

     

     看着羽毛他们渐渐向自己的方向走来,阿神摇了摇脑袋,露出了微笑,朝走过来的羽毛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

     

    “借过。”

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系列③

※幼稚园文笔

※严重ooc

※cp羽神,路白(一点?)

※双向暗恋

考完试就莫得脑子了

   阿神被羽毛突然的拥抱吓到了,当他把下巴放在羽毛的肩膀,说:“好啦,也要谢谢你,羽毛。感谢你能融入新环境和对我们的照顾。”

……

     羽毛阿神的相拥的情景正好被听到阿神回来就赶紧过来找欧尼酱的小白和陪小白过来的路看到了。小白看到两位哥哥相拥,尴尬地咳嗽两声:“咳咳,那个……你们抱够了吗……”阿神听到熟悉的声音,急忙推开羽毛,脸色张红。小白看见自己的欧尼酱慌张的动作和涨红的脸色,嘴角微微勾起

    “自己的哥哥终于要嫁人咯。”

    阿神看着小白一脸开心的样子和旁边羽毛因为刚刚自己的举动努力憋笑的样子……还有小白旁边的路似笑非笑的模样,就有点来气。但他还是忍了,(非常和善的)微笑地对小白说:“一抹多来找我干嘛呢?”小白看着阿神这和善的笑容,后背沁出了冷汗,他尴尬地笑道:“哈哈……这不是哥哥你刚回来嘛,我和路就来找你了,不过现在你好像在忙,我……我和路就先走了,哈哈……”小白说完,拉起路的手准备跑时——就被阿神揪住衣服“别急着走嘛,我还想和一抹多好好聚聚呢~”小白抖了一下,愣是不敢转过身来。路看到小白害怕的样子,拉开阿神揪住小白衣服的手,笑道:“我和小白就是来看看你,现在完事了,我们该走了……你不会拦着的,对吧?”说完便瞟了阿神羽毛一眼,后者点了点头。路见羽毛的反应便拉着小白离开了。

    路和小白走了,教室又只剩羽毛和阿神两个。

    羽毛把头埋在阿神的肩膀上,闷着声音说:“我想你了。”后者愣了一下,发出了“啊”的一声。羽毛又重复了一次“我想你了,”他抬起头,用手捧着阿神的脸“你呢?”阿神被羽毛捧脸的动作吓到了,迷迷糊糊地回了个“嗯”字。羽毛看到阿神一脸懵就知道他没听清而敷衍地回答,便把手从阿神的脸松开了,阿神看到比自己高的羽毛脸色不太好,刚想问他怎么了,就被羽毛突如其来的触感吓到了:羽毛亲他了!

    阿神的瞳孔因为震惊而缩小,当阿神反应过来的第一动作是推开羽毛,但对方抱住了自己,自己越挣扎对方反而抱得更紧,阿神干脆放弃挣扎了,任由羽毛的侵犯。

     羽毛感觉到怀里的人儿不再挣扎,血红色宝石般的眼睛闪过一丝喜悦,他亲吻着阿神,他侵略着阿神嘴里的每一寸领地,掠夺着怀中人的每一丝空气。

      待到阿神觉得喘不过气了,羽毛还是没有停止对他的侵略,阿神开始挣扎,捶打羽毛的后背。羽毛似乎也察觉了阿神的不适,便放开了他,两人分开时嘴里拉出了一条银丝。阿神脸色潮红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看了一眼羽毛,却发现那个家伙居然在看着自己笑,啧,学坏了呢,明明以前抱一下都害羞,现在都敢亲了,对了,都亲了,羽毛是不是也喜欢我?还是只是玩玩的……想到这,阿神摇了摇脑袋,不,羽毛才不会这样呢,那就是喜……喜欢我?阿神想到羽毛也喜欢自己脸色更红了。羽毛看见自己喜欢的傻瓜又摇头又脸红,便问:“你怎么了?不舒服?”阿神吞吞吐吐地回答:“啊?哦,我没事,那个……”“嗯?”羽毛凑近了阿神“什么?”阿神看着羽毛逐步接近,一边后退一边说:“那个……那个羽毛……我…我喜欢……你”羽毛听到阿神的告白愣住了,阿神喜欢我?是真的?羽毛难以置信“真的?阿神你真的喜欢我?”阿神小小声地回了个嗯字,羽毛听到阿神的答应抱住了阿神,他抱紧了怀中人,如抱紧得之不易的宝物一般,当然,阿神就是他的宝物,他的阳光,他的——爱人。

完结了(?)烂尾了,,,我真的没文笔。。。

我到底写的什么垃圾啊。。。


序章……?

困……

大概是那两篇文的序章

反正就是篇想着想着就不知道啥玩意的垃圾...

※私设阿神小白是兄妹,羽神是竹马竹马(?)

※文笔差到无可救药

※剧情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当然我文笔差的肯定不会的.瞎想什么.)

 

   羽毛还小时,父母便因为事故去世了。从他出生就排斥他的亲戚们便说是他天生的银发和那双血红色的瞳孔带来的不祥之兆,便想把羽毛除掉。可怜年幼的羽毛,没了父母的庇护,被所谓的亲戚谩骂,被他们的小孩殴打。可怜的孩子在童年时期就已经遍体鳞伤。

   

    终于有一天,羽毛从那个地狱逃了出来。可是瘦弱的他因为身体的伤口和体力不够而昏倒在一条小巷子口。

    

    出来和母亲散步的阿神,看见了远处的巷子口有人。小人儿拉了拉母亲外套衣角,另一只手指着巷子,用小孩子特有的软软的童音对母亲说:“母亲,母亲,巷子那里好像有人躺在地上诶,我们去看看嘛。”母亲看着阿神指着的地方,好像是有个人躺在地上。母亲带着阿神走到巷子那,阿神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有一头银发,眼睛紧闭的脸颊甚是好看。阿神摇着母亲的外套衣角,撒娇道:“母亲,这人好好看诶,我们可不可以带他回家啊?”母亲揉着阿神的脑袋,看着躺在地上的羽毛,可怜的孩子露出空气的皮肤都是伤口,在看看阿神那发光的眼睛,母亲弯腰抱起羽毛。却发现这个娃娃的皮肤烫得惊人,母亲邹了邹眉,天啊,是谁这么没良心,这孩子的身上都是伤口,现在还发烧了。母亲没办法,只好把人儿送去医院。


 

   医院,母亲去买吃的东西,留下照看的阿神便坐在床边的椅子看着躺在病床的羽毛,银色头发的孩子紧闭着双眼,额头冒着冷汗,眉头紧皱,好像是在做噩梦。阿神用手探了探银发孩子的额头,还是很烫。他牵着银发孩子的手,小声安慰他:“不要害怕,有人在你身边。”即使孩子或许听不到阿神的安慰,阿神也一直牵着他的手安慰着。


 

    羽毛被吓醒了,那是个已经做了无数次的噩梦:自己被关在黑漆漆的房间,受着非人的虐待,和幼小无助的哭泣。羽毛刚想用手抹掉额头的汗,却发现床边坐着个金发的孩子牵着他的手半趴在床上睡着了。羽毛小心翼翼地把手抽回来,但金发孩子还是被他这个轻微的动作惊醒了。阿神看见银发孩子醒了,略微兴奋地说:“你醒啦?身上的伤口疼吗?感觉冷吗?”羽毛面对阿神的问题保持沉默,阿神见羽毛不说话是以为他嗓子不舒服,就拿起旁边的热水递给羽毛。羽毛却因为之前的经历以为阿神要泼他热水,用力地把阿神推开,阿神因为这一推,摔在地上,装着水的玻璃杯也因此碎掉了。羽毛看着自己干出的事,心里一颤,抱着头害怕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我……”羽毛的声音很沙哑,完成不像孩童特有的嗓音。阿神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他把手举起来……放在羽毛头上揉了一下。羽毛被阿神这个动作吓到了,放下手看着阿神,用沙哑的声音对阿神说:“你……你不打我?”阿神露出笑容,说:“我为什么要打你?你没错任何事啊。”羽毛一瞬间觉得阿神的笑容很温暖,温暖了他心间的寒冷。


 

  “我叫阿神哦,以后请多指教。”阿神牵起羽毛的手,微笑着说。羽毛回了个笑容,“羽毛,请多指教。”阿神伸手去捏羽毛的脸,忽然一脸严肃地说:“羽毛,你笑的好生硬哦。”羽毛低下脑袋,沉默了。


 

    阿神母亲回来就看到两个孩子在一起,露出微笑走了过去。阿神看见母亲回来了,就拉着母亲的衣角对羽毛说:“羽毛,羽毛,这是我的母亲。母亲,母亲,这是羽毛。”羽毛坐在病床上,说:“谢谢您和阿神救了我。等以后我会报答你们的。”阿神的母亲笑了笑,走到床边摸了摸羽毛的脑袋,说:“不用以后呢。”羽毛疑惑了“可我现在并没有能力报答你们。”“当然可以,为了报答我们,和我们回家吧,和我们当家人,拥有一个新的家庭。”阿神的母亲温柔地说。羽毛低头小声地问:“真的吗?可我是灾星。”阿神听到这话就有点生气了,他一脸认真地说:“不可以这样说自己啦!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什么灾星不灾星的,谁也不可以说别人是灾星,包括你自己。”羽毛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阿神的母亲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好啦,阿神别太激动啦。羽毛真的不可以这样说自己哦,每个人都是一个美丽的生命体,并不是谁口中的灾星,祸害哦。”羽毛听了他们的话,点了点头。阿神的母亲牵着阿神对羽毛说:“那羽毛,要好好休息哦,等你好的差不多我们就一起回家吧,回我们的家。”羽毛点了点,轻声地答了个“嗯”。


 

   羽毛出院了,阿神的母亲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带回家。


 

     他们到家门口刚开完门,阿神就被扑了个满怀,阿神揉了揉怀里人的脑袋,说:“小白齁,以后不要这样啦,不然跌倒了怎么办?”被叫小白的孩子抬头看着阿神鼓起脸嘟着嘴说:“哼,还不是哥哥你和母亲几天都没有回来喔!让小白自己一个人在家。”阿神的母亲闻言笑了笑,弯下腰对阿神怀里的小白说:“好啦,小白,别不生气了,母亲和哥哥这次给你带回来了一位新哥哥哦。”小白听到有新哥哥,立刻从阿神怀里挣脱出来,他看着躲在母亲身后的哥哥,发现他的发色和自己很像就跑到人家面前,露出笑容对羽毛说:“哥哥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小白。”羽毛看着自己小两岁的小白,说:“小白你好,我是羽毛。”“那哥哥,羽毛哥哥以后住我们家吗?”小白拉了拉阿神的衣袖问。阿神摸着小白的头回答:“嗯,小白可不要欺负人家哦。”小白听到后面那句话,一把拍开阿神摸他脑袋的手,气鼓鼓地说:“不要乱讲齁,你才欺负人呢。”听到小白的话,阿神笑着捏了一下他稚嫩的脸颊,便拉着羽毛上楼了。


 

   

   楼上阿神房间:阿神拉着羽毛到椅子旁,他让羽毛坐下后对羽毛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余生多指教哦,羽毛。”羽毛点了点头,说:

   “谢谢你,阿神。”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给我黑暗的世界光亮和温暖。


 

写完了都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剧情很乱,大概是那两篇文的序章吧(剧情接不上)也算是我乱写的一篇垃圾.



 

      


 

 污染tag了.

   


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系列②

※幼稚园文笔(不喜勿进)

※剧情纯属虚构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请到主页观看(很垃圾.)

cp为羽毛╳阿神 私设双向暗恋,竹马竹马

   

   掐羽毛的人正是阿神,羽毛看着阿神掐自己脖子的手。脑袋又浮现出那人说的“阿神学长也曾说过你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看着眼前的一切,羽毛自嘲地想着[啊,看来那人说对了啊,阿神果然讨厌我呢。可是为什么要装着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呢?是在同情我?还是嘲笑我?]羽毛开始感觉到氧气不够,他闭眼露出让人发毛的微笑[啊,快要死掉了呢,真的是难过呢,明明心意还没说出来呢。] 


 

 “羽毛,羽毛?羽毛你醒醒……”羽毛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叫他,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模糊地扫了一眼教室和眼前人,心想[刚刚那是……梦?幸好。]他用含着雾气的眼睛看着眼前人,那人有着一头金发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穿着橙色的卫衣,正喊着他的名字。羽毛揉了揉眼睛,眼前人正是阿神,那个发一条信息就能让他笑的人。是他在黑暗中出现的一道阳光,是他黑暗人生的救赎。阿神看着羽毛又在发呆,伸手在羽毛面前晃了晃“喂!羽毛!你又发什么呆啊?”羽毛被那充满元气的声音叫回了神,他微笑着说:“阿神,欢迎回来。”阿神也笑了,说:“我不在这几年,羽毛先生有没有想我啊?”羽毛看着阿神的笑容,想起了那人的话,想[阿神对我的感情是真心的吗...会不会是骗我的?]羽毛想着便点点头。阿神看见羽毛点头,高兴得给了羽毛一个大大的熊抱,阿神把下巴埋在羽毛肩膀里“嘿嘿,我也想你了。”阿神说完这句话时,羽毛的脑袋瞬间空白了,当他回过神时,耳尖红的滴血。在他看不见的一边,阿神的脸已经红透了[齁唷,怎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哦,羽毛居然还回答了齁,白痴哦!]

  

  “对了,羽毛你刚刚是做噩梦了吗?我刚刚看你满头大汗诶。可以告诉我,你做什么噩梦了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呢。”阿神坐在羽毛旁边问道。[要是让阿神知道我梦到他要杀我会一直问下去的吧。随便答答吧。]羽毛想着,便心虚道:“没什么啦,就梦到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而已。”阿神从小便就知道羽毛怕黑,便道:“真的没事?明明羽毛很怕黑的诶。”羽毛揉着阿神的脑袋保持沉默,软软的发丝让羽毛不想松手。羽毛想起今天的想问的问题,他问:“阿神,你讨厌我吗?”阿神愣了一下,[哈?羽毛这个笨蛋在说什么?我怎么会讨厌他。]阿神狠狠地戳了一下羽毛的额头,略显生气地说道:“你这个笨蛋在说什么啊?!什么叫我讨厌你吗,我阿神才不会讨厌羽毛呢!你又听谁胡说八道,我去揍他啦。”这次换羽毛愣就住了,[哦哟,我真是个笨蛋齁,明明是阿神把我带回他家我才能有今天的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羽毛抱住阿神,温柔地说:“谢谢你,阿神。谢谢你从出现在我的世界便一直帮我。”

  文笔不好有个作家梦,我可能是痴人说梦哦(´・_・`)


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系列(羽神向)

严重ooc,一千字左右的垃圾,幼儿园文笔qq,cp向羽神,虽然一点也不明显qq

   有一座大陆上有所学院叫芬格尔学院,那是一所全世界的人都向往的名牌学院

   今天是芬格尔学院的开学典礼,学生们纷纷回到校园。其中也杂着一些小混混在校园门口堵人:等到银发少年解决完最后一个人,正准备拍手离开时,就听到一位女生尖叫起来“你……你干了什么……那些人怎么……”男生一步步靠近女生,女生连连后退,女生用细小的声音求道“你……你别过来”,男生却仍然靠近,女生被吓到跌倒在地上,害怕的用手挡住自己的头部……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女生缓缓地把手放下来,睁开眼看周围却发现男生早已离开。

   男生面无表情地走进学院,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走到教学楼前把兜帽戴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打开手机便看到一条未读信息,内容是一句“我回来了”。男生看到这条信息,嘴角微微上扬:他旁边路过的学妹们微微惊讶道“哇!你看你看,学长居然笑了诶!”“是诶是诶,天啊,是什么事居然能让冰山羽毛学长露出笑容?”“天啊!羽毛学长笑起来一点都不和之前的冰山脸沾边诶。”(作者吐槽:不就很微微的笑容吗,有什么好惊讶啊...女生们:还不是你写的齁!)男生们心里嫉妒,便阴阳怪气的说“切,一个爱惹麻烦的怪物而已,看他那血色的眼睛,真的是谁和他做朋友谁倒霉。”“还真是,听说过那位除了数学其他科目都满分的阿神学长吗,他以前就是和这个扫把星做朋友,后来也是因为这个扫把星才被送出国留学。呵,说是出国留学,其实是让他反省认错吧。”“啧啧啧,果然是扫把星,听说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人都出过意外呢。”“不详之人!怪物!扫把星!滚出芬格尔学院!”男生们说着说着便围着羽毛大喊。羽毛刚刚那一抹难得的微笑消失了,换来的是冰冷的眼神,和低沉而沙哑的嗓子挤出的一个“滚”字。男生们被吓到了,纷纷后退,当然也有作死的人,他不退反进。那人揪着的卫衣领子,眼神凶恶地说:“你别以为自己很厉害,其实你很讨人厌,阿神学长也曾说过你是个讨人厌的家伙。”羽毛听到这句话,怔住了[原来阿神讨厌我?可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废话,谁讨厌别人会说给别人听啊。]羽毛眼睛里的光暗了点,他面无表情地说:“他讨厌我又如何?我本就是认人厌恶的人,我没必要讨喜任何人。”那人见挑拨成功,便松开羽毛的衣领,浅笑道:“那你好之为之。”

   羽毛回到教室,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阿神学长也曾说过你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他满脑子都是那人说的话,[齁哟,明明和我在一起时那么开心的啊!为什么会讨厌我啦?难道他的开心是装出来的吗?]羽毛想到这摇了摇脑袋[哼,今天他就要回来了,他回来后问问他就知道了。]羽毛这样想着便进入了梦乡……

   梦里:羽毛睁眼看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羽毛从小就怕黑怕鬼,他看着黑黑的周围,开始感到害怕。他声音略微颤抖的问:“有人吗?”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他继续问道:“喂,有没有人啊?”还是没人回答。羽毛开始慌了,正当他带着一些哭腔准备再问一次时,他看见远处有光,他急忙小跑到那有光的远处。正当羽毛为离开黑暗而开心时,羽毛觉得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不过来。当羽毛看清掐自己脖子的人时,他有点难以置信,掐他的人正是……

知道自己写的很垃圾,感觉占羽神tag了QQ,阿神大概下篇出现啦,文笔真的好渣啊我哭qwq